平生十四化

全职伞修all叶,HP哈德,刀剑男审,快新all新,棋魂亮光,以及花式嫖男神。

© 平生十四化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刀剑·审all】捡到一个宝宝001

001

A1016本丸是一个废弃多年的暗黑本丸,时之政府派来的审神者一茬接着一茬地被暗堕的付丧神伤害。出了名之后,被解了契约,无处可去的付丧神也投靠来了这座本丸,没几个月就成了全刀帐但是无人敢去也不值得去的本丸。

最后一任接到净化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到这里来查看过一次,他是真心想来治愈这个本丸的。那时本丸内是付丧神们刻意将自己的暗堕气息释放最大,刀剑的碎片和受伤染血的付丧神从大门堆积至内廷。冲天的怨气让审神者一秒关上了大门,选择向时之政府反应,给自己换一个全新的本丸。

“这可真是吓了我一跳呢。“出来迎接远征队伍归来的鹤丸看着加州清光手里的襁褓,发出有点难以置信的声音:”……人类?还是……审神者?“

本丸的刀剑大部分重伤在身,没有人治疗,此时能出远征和在简单地图带回材料的,只有本丸里为数不多的几把刀剑。

此次他们去远征的队伍里必须带有一把胁差,目前能动弹的胁差只有一把中伤的大胁差笑面青江。虽然不可思议,但是青江的伤势已经比去远征的时候好了不少,已经快变成轻伤了。

”我们六个都已经认主了。“青江指着那个有些破烂的襁褓说:“主人是我们从熊口中救出来的,应该是由于无法负担养一个孩子吧……清光不忍心,想把他扔回山下,但是我抱了一路,反而发现这孩子散发出来的灵力就能治愈我的本体。而且顾虑到压切长谷部的伤势……”

一起去远征的山切姥国广,大和守安定,狮子王,鸣狐点点头。

压切长谷部是本丸资格最老的刀之一,也是一把没有啊路基,或者不被啊路基需要就会碎掉的刀。每次被分配到审神者都很开心,尽管每一任的审神者都不怎么重视他,他也看着同僚们一次次手刃审神者无法阻止——他的练度只有10。如今已经很久没有审神者愿意接手这个本丸,压切长谷部在重伤的情况下,暗堕日渐加重。

“这可真是有趣啊……由付丧神养大的审神者吗?”中伤的鹤丸接过已经被六人承认的主人,睡梦中的宝宝扭了扭身体,不知道梦到了什么,流着口水一直在笑。在接手的瞬间,一股庞大温和,又充满生机的灵力从对方身上涌出,轻轻柔柔地覆盖在鹤丸受伤的本体上,清凉舒服。仿佛感受到周围的环境一下子变了似的,宝宝张嘴哭着醒了。

“鹤丸殿!”着急的安定抢过了宝宝,轻拍着后背,哄着孩子不哭了,“我想可能是主人还不太习惯你,今天大家都累了,等明天主人清醒了再介绍给大家吧。”

“说起来,审神者殿下叫什么名字呢。”鹤丸红色的眼睛眨了眨,好像在想什么危险的事情。

“没有名字,可能是丢了主人的那家人家想好了名字,但是主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什么。”一块破布包起来扔在山间,身上更是什么信物也没有。

“唔,反正他看起来还小,就由我们给他取名,把今天当做生日吧!。”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身是血的乱藤四郎说道,”哇,好久没有弟弟来本丸了,可以当弟弟养吧!可以吧!“

“可以是可以,叫什么呢?”

“山藤四郎!不过从熊口救下来,那熊本藤四郎也可以吧?”

“诶,太狡猾了,想用自己刀派给主人命名吗。”

“太难听了,不如叫冲田总悟怎么样。”

“好主意!”

“怎么可能可以啊!主人还这么小,当然要叫藤四郎了,不如我们投票吧,拼人数的话藤四郎可不会输的!”

”……“

“我们让主人抓阄,怎么样?把你们想好的名字写在纸上,他抓到哪一个就是哪一个。”众人的争吵声引来了本丸唯一一把完全无伤的刀剑男士——三日月宗近。许久不见没有见过本丸如此生龙活虎的样子,好奇心驱使他过来看看是什么事情。

“完美的提议。”众人赞成。

拿来了由歌仙提供的毛笔和宣纸,这个活动几乎招来了本丸所有能动的,还有意识的付丧神。

“晨……光……贞宗。”

“风雅兼定。”

“熊……本……藤四郎 ♥ 。”

“空……”顿了顿“国广。”

“这么有趣啊……那老爷爷也来想一想好了。哈哈哈。”三日月宗近也拿走了纸提笔写上几个字。

他们把襁褓解开,只穿着一条尿布的宝宝在一张张宣纸中乱爬,有一些纸上墨迹未干,墨汁沾了一身。只见小宝宝拿一张,丢一张,又拿起一张,又丢向身后,最终举起了一张纸,未等写下那张纸的人高兴什么,“刺啦”一声,宣纸被一撕为二,只留下一半还在小宝宝的手中。

“珩。”歌仙兼定读出口,“不过被扔掉的那一半是宗近。”

“哈哈哈,看来老爷爷的名字被嫌弃了啊。“三日月抱起宝宝,拿走那张差点被他塞进嘴里吃掉的纸,”从此以后,小主人就叫珩吧。”


写的有一点粗糙……。

这一章也算是序叭,主要交代一下宝宝的由来,下一章就带压切长谷部玩啦!(住口你还没有写x)

希望大家喜欢也希望大家留言啦。嘻。

评论(6)
热度(53)